子科网
您当前位置:
子科网 >> 财经>> 陈天桥为5亿投资找去处 中国“脑计划”落地难 >> 浏览文章

陈天桥为5亿投资找去处 中国“脑计划”落地难

作者:匿名

来源: 财经>>

2019-11-18 08:27:18

在全球脑科学浪潮中,中国科学家也在积极推动中国“大脑计划”的启动。在今年的中国神经科学学会年会上,与会者人数达到了新高。会议的主题围绕神经科学的基础研究、临床应用和当前热点。几位外国学者,包括英国神经科学学会前主席特雷弗·罗宾斯(Trevor Robbins)和耶鲁大学神经生物学家罗纳德·杜曼(Ronald Du Man),前来分享前沿研究成果。

然而,在中国的“人才计划”真正实现之前,仍有一些关键问题需要解决。

私人资本率先“试水”

今年的神经科学学会年会得到了陈天桥罗迁研究所的全力支持。陈天桥表示,他将专注于三个垂直领域:脑机接口、睡眠和数字医学,努力实现科研、标准制定、产学研结合和人才培养的全面开花。

陈天桥对脑科学研究的投资始于2016年,成为第一个“试水”中国“大脑工程”的商人。他承诺投资10亿美元作为启动基金,在全球推广基础脑科学研究,并向加州理工学院投资第一笔1亿美元,这在当时引起了神经科学界的强烈反响。

陈天桥在会上通过视频表达了对中国神经科学研究的支持。他表示,tcci转型中心位于世界各地,将利用其国际优势,及时抓住国际脑科学领域的最新热点,通过双赢、互补的合作将其引入中国。

近年来,陈天桥继续加大对脑科学的投资。今年3月,tcci启动了全球博士后项目,直接资助世界各地杰出的年轻大脑科学家,并致力于培养下一代科学领袖。目标是在未来每年直接资助300到400名年轻科学家从事脑科学研究。

虽然投资规模尚未公布,但基于两年培养博士后候选人每年约30万元的成本,陈天桥每年至少需要投资2亿元来招募300或400名科学家。

2017年底,tcci宣布投资5亿元在中国进行脑科学研究,资助项目包括脑肿瘤、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病、抑郁症等的研究和治疗。第一阶段,5000万元首次投资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和上海周良辅医学发展基金会,组建上海陈天桥国际脑部疾病研究所,现更名为tcci转化中心,中心主任为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复旦大学华山医院副院长茅颖教授。

但是,陈天桥在华山医院投资5000万元后,剩下的4.5亿元还没有投资到具体项目。据陈天桥当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4.5亿英镑将用于资助中国的“人才工程”。

“在我们将继续投资的4.5亿元资本计划中,我们计划与中国人才计划的相关项目合作,为有效推进国家人才计划做出自己的贡献。”陈天桥告诉第一财经新闻。

“大脑项目”是否为时过早?

为什么中国的“人才计划”还没有公布?这让期待已久的私人资本和中国神经科学家有点担心。

第一位财经记者从许多直接参与中国“人才计划”的专家那里了解到,“人才计划”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启动的程度。“仍然有一些体制问题没有解决,包括两个中心如何合作。如果中国要启动“人才工程”,它必须是一整套计划,而不是单独的计划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第一位财经记者。

自2014年中国宣布“人才工程”以来,五年建设初具规模,分别形成了以北京和上海为中心的“南北中心”。随着上海脑科学张江实验室和类脑科学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上海脑科学中心”)于去年5月14日成立,标志着中国脑科学项目的正式开始。

一旦启动,中国的“人才计划”预计将达到100亿甚至1000亿,与美国相当。

中国科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院士去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北京和上海的两个中心相继建成后,这两个中心将被考虑合并启动中国的大脑项目。”

然而,在今年的神经科学年会上,许多在研究前沿工作的研究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没有听说过关于“大脑计划”进展的讨论,也不知道“大脑计划”何时开始。

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杨李雄院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脑科学项目的启动曾被提上日程,但后来被搁置。原因很复杂。”杨李雄认为,中国“人才计划”的启动应该是一整套计划,而不是南北分裂。

早在2015年,中国科学家就在中国“一体两翼”部署脑科学和脑科学研究达成初步共识。所谓“统一”,是以解释人类认知的神经基础为主体和核心;“两翼”(Two Wings)是指通过计算和系统模拟对主要脑部疾病的研究和人工智能的进步。

在谈到实施“脑计划”的具体挑战时,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教授裴钢表示:“作为一项国家战略,中国的脑计划以人为本,其复杂性远远超过了各国现有的脑计划。如何从更高层次理解它,如何做好顶层设计,对脑科学研究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蒲慕明院士还认为,与国外相比,中国神经科学研究团队规模仍然较小,研究力量分散。“大脑项目的最大挑战是它不是一个普通的科学研究项目。它需要组建团队来解决重大问题,而重大问题应该有明确的目标。”然而,他仍然相信,“中国的大脑项目预计将在今年开始。”

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副院长、上海脑中心主任张旭院士也表示乐观。尽管他没有直接回答“大脑项目”能否在今年内启动,但他告诉第一位财经记者:“我们将在今年年底前采取一些措施。”

上海布局“人才计划”地图

张旭的乐观源于近年来上海脑科学研究新成果的不断发布。例如,在脑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上海突破了动物模型的瓶颈,诞生了世界上第一只带有体细胞的克隆猴子,也准备了世界上第一只带有体细胞的克隆猴子。去年7月登陆的松江区g60脑智能研究基地,将在几年内开发出一系列非人灵长类疾病模型猴,包括生物节律紊乱、精神障碍、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等脑部疾病,以及免疫缺陷、代谢、肿瘤等疾病。

中国猕猴资源丰富,利用猕猴建立人类疾病模型的研究发展迅速。这使得中国对移情、意识、语言等高级认知功能以及脑部疾病的病理机制和干预方法的研究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蒲慕明正在帮助年轻的神经科学家使用猴子作为实验模型来理解高级认知功能。他说:“人们越来越觉得有必要了解人类更高的认知功能,如思维和意识,以及脑部疾病,尤其是精神疾病。非人灵长类动物可能是更合适的实验动物模型。”

此外,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在发展计算机和脑机智能方面拥有优秀的团队,开展脑机接口和脑成像研究。复旦大学类脑研究智能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封建锋教授表示,在上海市级重大科技项目的支持下,亚洲最大的张江国际脑成像中心也已建成。

张旭院士提到,2019年上海脑中心将启动中国人脑分子和功能图谱的研究,包括从胎儿到老年人的脑发育、脑教育和脑部疾病图谱绘制。启动脑健康研究项目,重点研究六个方面,包括脑发育、衰老和脑细胞类型疾病的变化、病理变化和复杂脑部疾病的共同发病机制和人格特征。

"这一切将为上海继续完成国家任务打下坚实的基础."他说:“上海将在现有基础上,在长三角和南部地区建设人才和智力研究网络,同时加快跨学科、跨学科、跨部门创新要素的整合和融合,实现高水平研究和创新资源的互补和协同,承担和完成国家“人才科学和人才研究”重大项目的研究任务。”

目前,美国和欧洲分别启动了规模为60亿美元和13亿欧元的“人才工程”,计划周期为10年。然而,欧洲的“大脑项目”几年来一直备受争议,因为它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它可能会死,因为它无法进入欧盟资本注入的下一阶段。

关于中国和其他国家大脑项目的区别,蒲慕明说,虽然所有这些项目都有相似的长期目标,但中国的大脑项目有其独特性。

他指出:“我们涉及面广,专注于许多方面,包括脑科学的基本问题、脑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以及大脑启发的人工智能。这三个领域都在人才计划的范围内,我们的人才计划符合中国中长期科学战略规划,截止日期为2035年。”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快三 中彩网 加拿大28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Copyright 2018-2019 milehive.com 子科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